价值观层面的一些探讨 by J.M

应@Wei之约发文。其实也就是谈谈我对区块链及币的一点认识。一言以蔽之,区块链未来会成为热钱进入项目的“新题材”。每隔一段时间,“钱们”就需要一个新的故事,新的提法。

因为我们的世界基本上是建立在赤字经济基础上维持运转的。钱每天都要印,大量地印,不印不行,印多少是个头儿谁也不知道。新的“题材”是刚需,因为“我们的投资很活跃,世界经济总体稳定向好”这件皇帝的新衣必须披在“新题材”身上。次级贷玩儿坏了玩儿全球发债;债发不动了玩儿主权货币;冰岛希腊西班牙破产了,玩儿“4万亿”;钢铁水泥严重过剩了,玩儿“庞大金融集团”资管计划;银行信贷“巴塞尔”了,玩儿小微贷、P2P;e租宝塌了,吴总抓了,下一步玩儿啥?“去中心化”+“区块链”技术,怎么听都是全民创业、技术创新的一个“好筐”,大量资金流入,名正言顺。——这,是桌面儿上的。

项目可以自己发币,且此币保证不会超发,使得“体量增加=币值上升”的逻辑“过会”无虞。因此,只要投,币就会涨,币在涨,就不怕没人接盘,这样的故事“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”,想想都知道“路演”会有多精彩。——这,是桌子底下的。

至于技术如之何,哪些大咖站台,团队背景有多专业,按照标准花钱“雇嘴”就是了。钱,尤其是大机构、大资金,一定会蜂拥而至,这只是时间问题。然而要看到一点,当我们的顶层设计完全背离世界主流甚至是逆潮流而动的时候,挑战自由世界的普适价值观一定会使我们付出巨大代价。人民币及人民币资产的可兑换性长期来看就会无限趋近于零。这绝不是危言耸听。试想,这种主动或被动的投资壁垒下,已成尾大不掉的货币超发又能支持多久?

我是做国际政治的,区块链其实我并不是很懂,但我知道,从来没有哪种经济或技术创新最终不是主动或被动地为政治服务的。

综上所述:

1. 技术故事可以讲,甚至不妨大讲特讲,区块链技术亦很有可能会像互联网技术一样改变世界的运行方式,但权力的运作方式恐怕永远不会根本改变。

2. 就当前来讲,项目+区块链题材会马上成为热钱、大钱青睐的对象,如果把融来的钱用好,“区块链”甚至真的有可能不被最终玩儿坏,真正成长起来的项目中或许蕴藏着改变世界的可能。

3. 就中国来讲,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也是最坏的时代”,我们很有可能又一次错过赶上历史步伐的“弯道超越”。

嬴政以后,中国的权贵从来都活得不错,而我们的历史也在改朝换代的虚耗中再未取得过真正意义上的进步。当大家纷纷议论“赵家人”如何如何的时候,请不要忘了,还有一个故事——讲述“吃人”的故事,叫做,《狂人日记》。

今天听广播,某大咖谈创业与勇气,说勇气说白了无非就是事后总结拔高了的“不得己”。我不同意。对于我来说,勇气恰恰是狭路相逢时的清醒与逆势而为。是可以为所欲为时的有所不为,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视死如归。索福克勒斯说:悲剧实质就是“英雄因自身最优秀的品格而遭受的最悲惨遭遇”。西方文明因悲剧因英雄而伟大强盛;东方文明因中庸因自省而渊远流长。很难说,我们是幸运还是不幸?

Gui lin:一共分为四种:
理性的乐观主义:面对现实,依然相信未来
盲目的乐观主义:活在自己构想的童话里
理性的悲观主义:认为世态炎凉,无力回天
盲目的悲观主义:认为一切命中注定

@Wei 其实我们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,追求的应该很纯粹—站着把钱挣喽,再受人尊敬地把钱花喽!

Jin:价值观是应该遵从的,人还是不可以没有底线
Gui Lin:讨论怎么赚钱更重要,价值一时是改变不了的,有底线就行,不要去坑害别人
J.M:其实只有价值观相同的人才能真正相互信任,只有相互诚信创新创业才可能成功。我们为什么总也不能建成创新型社会?诚信缺失,信用破产是根本问题。投资这行归根结底投!的!是!人!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Loading